美军部署新型卫星干扰器,导致我国卫星发射连续2次发射失败?
栏目:无极4平台 发布时间:2020-04-15
4月9日,我国西昌卫星发射中心用长征三号乙运载火箭发射印尼“帕拉帕—N1”通信卫星,火箭一、二级飞行正常,三级工作异常,根据测量数据监测判断,三级火箭和卫星残骸已经坠落,卫星发射失利。这是继3月17日长征七号甲运载火箭首飞失利之后,一个月内第二次发射

4月9日,我国西昌卫星发射中心用长征三号乙运载火箭发射印尼“帕拉帕—N1”通信卫星,火箭一、二级飞行正常,三级工作异常,根据测量数据监测判断,三级火箭和卫星残骸已经坠落,卫星发射失利。这是继3月17日长征七号甲运载火箭首飞失利之后,一个月内第二次发射失利!非常可疑,且疑点重重!


美军部署新型卫星干扰器,导致我国卫星发射连续2次发射失败?(图1)



诡异之一:这两型火箭都是成熟火箭、商用发射。长征三号乙运载火箭自1996年首发以来,至今已经24年,有多种改进型号。该火箭主要用来发射地球同步轨道卫星,是我国商业卫星发射服务的主力,过去发射几十枚成功率都是百分之百,包括北斗、亚太、风云、嫦娥等。过去24年来,只出现过2次重大故障,曾在2009年发射印尼“帕拉帕—D”通信卫星,同样也是在三级点火时出现异常,但后来抢救变轨成功,卫星成功入轨只是影响寿命,这次三级火箭和卫星直接坠毁了。这次发射的“帕拉帕—N1”通信卫星就是用来接替目前在轨的“帕拉帕—D”通信卫星的,一般卫星寿命15年,“帕拉帕—D”通信卫星因2009年发射时出过故障、寿命缩短了,恰恰在这个节骨眼上出了问题。此外,上个月发射的长征七号甲虽然是首飞,但这是基于长征七号火箭研制的,几乎都是用的成熟技术,这些失败确实很不寻常。还有,1992年12月21日,中国第一次商用卫星发射,在西昌卫星发射中心由长征二号E进行发射澳普图斯B2卫星,火箭起飞后48秒爆炸。该卫星由美国休斯公司生产,由于休斯公司出于保密原因不允许作任何检查,谁知道发射的是卫星还是炸弹?这些发射失利,表面上看好像是技术故障,联系起来思考,大家不觉得有鬼吗?为什么发射失利的都是商用卫星?


诡异之二:美军高调展示太空军新武器。据4月8日解放军报报道,近日,美军高调展示了一款新的武器,这是一种专门用来阻止敌方卫星信号传输的新型干扰器,被美军私下称为“北斗克星”。


这是美国太空军在3月13日公布的消息,这种干扰器目前已经经过近一年的试运行,性能非常稳定,已经于3月12日移交给位于科罗拉多州彼得森空军基的太空军第4太空控制中队,随时可以投入使用。这是美国太空军获得的第一款地面攻击性武器,标志着太空军已经正式具备战斗力。美军甚至公开警告,“2020年,其他国家的火箭、卫星要小心了。


▲美太空军高调展示的新型卫星干扰器。


诡异之三:美军成立太空军的背后可能是全球首款空天战斗机列装。特朗普是一个个性张扬、特别爱显摆的人,美国空天部队过去隶属空军,2019年8月29日,他不顾空军反对,急急忙忙成立了太空军新军种,太空军成立不到一个月就组织了首次多国参与的太空战演习,说明美军背后一定是有了重大杀手锏武器。笔者联想到后来2019年10月27日美国X-37B空天飞机在轨飞行780天、完成第5次超长时间的秘密任务后神秘返回,笔者认为,一定是X-37B空天飞机获得重大成功,可以正式列装了。再联想到中国连续2次卫星发射失败,很可能X-37B空天飞机在轨飞行时已经测试过美军地面新型干扰器的攻击效果,并完成了实战化技术验证。




诡异之四:美军太空军可能打响了太空第一枪。美国新太空战略目标是:确保美国无障碍地进入太空、无限制自由航行。同时,提出了阻止、反击、击败三种作战设想。在美国借新冠疫情全面升级中美战略对抗的大背后下,在欧美国家深陷新冠疫情危机、中国第一个复产复工、频繁发射商用卫星的刺激下,美国铤而走险的冲动就会升级。中国发射卫星由于需要借助地球自转速度,都是向东发射,美国有导弹预警系统可以及时发现,美国的新型卫星干扰器又部署在美国本土,正好有攻击的地理优势,而且美军即使实施了太空攻击,也不容易被发现。尤其是这种电磁干扰手段成本低,技术门槛也不高,不仅像美国这样的太空强国可轻易拥有,其它一些国家甚至企业来说也并非遥不可及。


笔者认为,干扰容易,反干扰难。这好比污染水容易,净化水很难。一旦美军打了太空战第一枪,无底线攻击正常商用卫星发射,今后各国相互攻击火箭和卫星可能就会成为一种常态,一场太空军备竞争大幕就此正式拉开!